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www.hk448.com >

节目预告丨《榜样3》CCTV-1今晚8点档播出

作者:admin     发布时间:2019-10-02 07:02 点击数:

  中央组织部、中央广播电视总台联合录制的《榜样3》专题节目将于11月9日在中央电视台综合频道(CCTV-1)晚间8点档首播,11月10日21:30在新闻频道(CCTV-13)重播。

  《榜样3》时长为96分钟。节目以“不忘初心、牢记使命”为主题,通过先进代表访谈、典型事迹再现、嘉宾现场互动、分享入党初心等多种形式,着力讲好新时代新故事,既展现了人“不忘初心、牢记使命”的执着坚守,又彰显了人“信仰坚定、心系群众、勇于担当、创新奉献”的精神风貌,是开展党员教育培训的生动教材。

  员网提供节目观看和下载,组织开展互动交流,欢迎广大党员、干部、群众收看并交流学习体会。

  2016年1月9日,中共中央、国务院隆重举行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,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赵忠贤院士荣获最高科学技术奖。在节目录制现场,记者见到了这位院士,了解到赵老工作50多年来,除了参加国防任务的几年外,一直从事超导研究。

  从当初意气风发的年轻人,到如今白发苍苍的古稀老人,赵忠贤推动这项研究从追赶到引领世界先进水平。他勉励年轻的科研工作者,做科学研究要有远大目标,安下心来,踏实工作,坚持就一定会有收获。

  节目录制现场还出现了一位明星嘉宾。他11岁起从事表演工作,参演过《龙须沟》《牧马人》《泉水叮咚》等一大批脍炙人口的影片,他就是著名的电影表演艺术家——牛犇。

  牛犇在党的教育培养下成长,入党也是他长期以来的追求。耄耋之年的他,今年5月如愿加入中国。入党还不到一个月,牛犇收到习总书记写给他的信,这件事让牛犇高兴得睡不着觉。这位老戏骨曾经面对过大大小小的镜头,如今在《榜样3》专题节目的镜头前,却难掩激动的心情。他哽咽着说自己是城市贫民家庭的孩子,受过很多苦,是救了中国,他才有了好日子。“我觉得应该努力,应该奋斗,为我们的祖国贡献自己最后的力量。”

  今年的《榜样3》专题节目中有一位90岁高龄的老人。和赵忠贤不同,他没有登上过国家级的领奖台;和牛犇也不同,他不是家喻户晓的艺术家,很多人根本不知道他的名字。他叫宋书声,从1949年起一直从事马列主义经典著作的翻译工作,1980年8月至1996年7月任中央编译局局长,为传播真理作出了重要贡献。

  但是,在网络上搜索宋书声这个名字,会发现关于这位老人的报道寥寥。宋老曾说过,编译局被公认为翻译马列著作的权威机构,声名在外,但作为这个大集体中的个体,编译局的同志们默默无闻,电视中无影,广播中无声,报刊上无名。节目主持人问宋老为什么会选择这个职业,他只说了一句话:“党的分配就是我的选择。”

  珠穆朗玛峰,被称为“生命禁区”。自然资源部下属国测一大队却在1966年到2005年间前后六次进入测区测量珠峰高度,并在1975年成功实现了中国人对珠峰高度的首次精确测量。这支队伍成立于1954年,60多年来,他们完成了珠穆朗玛峰高程测量、南极重力测量、中国地壳运动观测网络建设、西部无人区测图、海岛(礁)测绘、汶川地震灾后重建测绘等工作。在野外特殊环境中,一代又一代测绘人铸就了甘苦与共、生死相依的集体主义情感,祖国的高山大川处处遍布他们的足迹。

  节目中,国测一大队老队员郁期青、现任队长李国鹏、青年队员张德成讲述了他们非凡的测绘人生……

  一个有力的基层党组织就是一个坚强的战斗堡垒。在国测一大队党委的带领下,一代又一代测绘队员用汗水乃至生命默默丈量着祖国的壮美河山。几十年来,这只队伍共有40多位职工为测绘事业献身。

  还有一些测绘队员,甚至连一张照片也没有来得及留下,但祖国和人民不会忘记他们的功绩……

  在我国的西部地区,有一个村庄以前被人评价为“谁都不来”,这个村庄就是新疆伊宁县胡地亚于孜镇盖买村。但近些年,这两个村子却都重新焕发出了活力和生机。

  盖买村村支书李元敏和鲁家村党委书记朱仁斌,各有一套“当家”的办法,他们共同的绝招都是“没有私心”。节目中,这两位书记还不约而同道出了一些令自己无奈的家务事,让台下的观众发出了会心的笑声……

  2017年新设立的“八一勋章”,是由决定、主席颁授的军队最高荣誉。在节目录制现场,记者看到了印春荣和他带来的“八一勋章”。

  印春荣,曾奋战在缉毒战线多年,数百次深入毒情最严峻的边境一线多次打入贩毒集团内部侦查。他曾只身与毒贩周旋,也曾用身躯挡在毒贩强行冲卡的车前。他个人参与的缉毒量创公安边防部队之最。2017年7月,印春荣获得全军最高荣誉——“八一勋章”。印春荣对记者说,这个荣誉不仅仅是颁授给他一个人的,这是颁授给他身后的集体、九龙王单双中特料他所有战友们的。

  医生,在人们心目中的形象通常是“身着白大褂,端坐在诊室里”,而有这样一位“80后”医生,每天骑着摩托,驮着药箱,飞驰在山路上。他是贺星龙,山西省临汾市大宁县徐家垛乡乐堂村乡村医生。乐堂村山大沟深,偏僻艰苦,出行不便。以前,村里没出过一个专业医生。贺星龙卫校毕业后,选择回到家乡,为村民看病,并承诺24小时上门服务,不分昼夜,随叫随到。出急诊时,他因骑速过快在山崖边摔倒过,也因大雪天徒步走近路从100多米高的山坡滚落过。

  这些年他免去父老乡亲们的出诊费、医药费等,加起来至少有三四十万元,他却一把火把账本都烧了。村里的老人们怕他离开,对他说:“星龙,你不敢走,你走了我们就活不成了。”对于这些,贺星龙都明白。他回村行医已经18年,他说他会继续坚持下去。在录制节目期间,他还给我们写下这样一句话——“在哪里当医生并不主要,最主要的看哪里最缺医生。”

  说起“北斗”,有人会问:“什么是北斗?是天上的北斗星吗?”对于这个问题,王淑芳这样回答,“北斗还真是天上的星,不过它是人造星,是中国的GPS。”北斗卫星导航系统,是我国自主研发的全球卫星导航系统。王淑芳认为GPS系统是美国的,所以为了国家安全和民族利益,中国必须建自己的导航系统。正因为如此,1994年北斗工程筹备组到北航招收学生,王淑芳毅然投身北斗事业。

  如今20多年过去了,王淑芳已是交通部中国交通通信信息中心导航中心副主任、高级工程师,致力于将北斗应用于交通领域,让出行者更平安。她说:“现在就想做好北斗的推广和应用。”

关闭窗口